<th id="j1nfr"><th id="j1nfr"><video id="j1nfr"></video></th></th>
<track id="j1nfr"><noframes id="j1nfr">

<p id="j1nfr"></p>
<rp id="j1nfr"><sub id="j1nfr"></sub></rp>

    <big id="j1nfr"></big>

    手抄報向網民提供全面及時的法治資訊,內容覆蓋國內外突發新聞事件、法治新聞、大案要案、社會萬象、檢察新聞、立法司法、反腐倡廉等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主頁 > 政法 > 政法: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情輿情研究

    政法: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情輿情研究

    發布者:吳湘來源:手抄報日期:2020-12-20閱讀:

    本篇文章2228字,讀完約6分鐘

    民意綜述

    5月2日,云南省第一監獄越獄至押犯張林蒼,相關輿論在兩個階段的快速發展中,輿論共聚焦了7個問題。 根據政法機關、媒體、新媒體、讀者、被捕者等輿論的作用,有效處理了“罪犯如何妨礙逃走”、“逃走罪犯什么時候被捕”、“逃走是案例還是普遍現象”、“逮捕詳情如何”四個問題,“逮捕詳情如何” 該如何追究責任”、“越獄犯值得同情嗎”、“越獄事‘有別的隱瞞嗎’三個疑問還沒有完全明確。 官方處分有那些經驗,有什么風險? 法制網輿論監視中心整理輿論的迅速發展趨勢,分解輿論主體的特征,總結處置經驗,加上警告可供參考。

    政法: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情輿情研究

    輿論情況

    1.逃跑階段

    犯罪者如何克服重重障礙逃出來?

    5月3日10點左右,據《@云南司法行政》報道,云南省司法廳進行了媒體通氣會通報,5月2日8點20分,云南省第一監獄七監區得到押犯離開勞動現場搶卡車的機會,沖破監獄隔離網和施工用臨時柵欄門逃走。 逃犯張林蒼因販毒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通報還介紹了有關部門的應對措施,如在第一監獄的第一時間開始“應對計劃”,省司法廳、省監獄局成立處分業者的指導小組,設立追蹤司令部等。 云南網、澎湃情報網、“@春城晚報”迅速跟進,相關報道經由網易網、鳳凰網、騰訊網、搜狐網等商業門戶網站轉載后,新聞量急劇增加。 2小時內,商務網站相關信息和評價超過4萬件,新浪微博話題“#云南省罪犯逃離#”的閱讀量也超過了10萬件。 在這個階段,輿論關注罪犯張林蒼到底是如何沖破監獄層逃跑的,《@春城晚報》記者使用“直播”平臺直擊現場,發現罪犯開車沖破的圍欄,直播持續了一個小時,結果沒有結果。 讀者的評論中充滿了“對如何逃跑感興趣”等疑問,也有提倡“有黑警察嗎”“有鬼嗎”等陰謀論的讀者,引起了共鳴。

    政法: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情輿情研究

    監獄管理有那些漏洞嗎? 我該怎么追究責任?

    之后,媒體繼續關注事件的進展,“云南省的毒品販子乘越獄車沖破監獄隔離網逃跑了”等強調逃脫細節的標題引起了很多討論。 《@新京報動信息》制作越獄模擬動畫,滿足讀者的探測欲,傳達力強。 5月3日16點20分左右,云南省公安廳發布了與張林蒼對比的《云南省公安廳a級通緝令》,媒體重點是轉發通緝令。 微博,在微信公眾平臺上說:“我看到這個人馬上報警! 警察懸賞10萬通緝”等復印件大量出現。 除此之外,輿論的關注點更多樣,越來越多的讀者討論逃脫事件中監獄管理的不足。 罪犯搶走車輛,而“@jimmy”則表示“卡車司機離開工作場所不鎖門。 這個管理有漏洞啊”。 與安防系統相比,讀者“@天嘗地酒”說:“監獄的安防系統也不好吧! 這張重罪打孔卡逃走了,是不是沒有持槍裝卡的看守呢? 怎么不直接射擊呢? ”。 也有讀者呼吁說“監獄管理方面太大意,負有不可避免的責任”。

    政法: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情輿情研究

    越獄犯值得同情嗎?

    5月3日17點以后,澎湃情報網、紅星情報網、北京時間“暴風眼”等多家媒體發掘了張林蒼的個體經驗,“溫柔”、“被武警部隊選為“優秀士兵””、“退役后,因高利貸開了ktv”、“孩子才2歲”。 從“優秀士兵”到“越獄犯”的巨大變化使公眾感到惋惜,由此產生了一點畸形的同情,與美國電視劇《越獄》的主人公相似,被描繪成“悲傷的英雄”般的人類設定。 與這種風向相比,許多微信公眾平臺給予了嚴厲的反擊。 應該使用“越獄犯張林蒼《二進宮》、“自首,張林蒼”、“張林蒼:逃到天涯是罪”、“逃犯張林蒼:監獄才是人生開始的地方”等復印件,強調張林蒼的犯罪行為。 彩云網評論““二進宮”是張林蒼最合理的結局”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 另外,在輿論場,微信公眾平臺“大墻小事”的發言“關于云南監獄罪犯的逃脫,有幾句話”等,肯定了監獄系統的自主通報、我國監獄系統的高安全系數、獄警工作的困難, 另外,《新京報》和騰訊視頻共同主辦的《我們的視頻》欄的報道“云南越獄逃亡者生吃活雞嗎? 微博上報道了梨視頻的相關情況“武裝警察搜索逃亡者,村民稱之為深山驚發雞骨”。 讀者注意到逃跑正在進行,對“生吃雞”等插曲也反駁說“逃跑不如服役”,但之后的關聯全部被刪除了。

    政法: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情輿情研究

    越獄犯什么時候被逮捕?

    5月4日22點左右,云南省司法廳召開第二次信息通報會,通報省公安廳、省司法廳、昆明市公安局、武警云南總隊、省監獄管理局積極合作,積極監督搜查實務。 通氣會還說,提供直接線索,據此逮捕逃犯時,鼓勵人民幣10萬元。 直接抓住逃亡者的,會得到兩倍的報酬。 一時,“逮捕逃亡者獎勵20萬”成為輿論的新熱點。 5日,“加倍懸賞”依然是新聞關鍵詞,讀者對監獄管理、警察追蹤效率等有疑問,但微信公眾平臺“高墻警事”的“噴子欲誤國,英雄流淚嗎? ——云南監獄毒販越獄輿論微評(1)等批評了網絡不合理的聲音。 6日,輿論又掀起了波瀾。 北京青年報微信公眾平臺“深一”發布了“起底云南越獄毒販逃生路線圖官方嫌疑未發槍警告”,詳細闡述了張林蒼的逃生路線圖,說監獄周邊居民在事件發生時沒有聽到槍聲。 報道還講述了省一監的改造工程、張林蒼因高利貸而遭遇、警察追蹤等新聞。 在媒體轉載中,逃跑路徑圖、未鳴槍警告成為重要的一點。 輿論除了繼續討論監獄管理的漏洞外,還關注追蹤的進展。 《@鐵云紅藍》等讀者說:“明明三天都沒有線索,怎么還沒抓到呢?” 另外,出現了讀者說“@歐陽腿是我”等,“尋求庇護,前往四川樂山。 他還說:“當地的公共汽車站公布了懸賞金?!?。 張林蒼什么時候被捕成為讀者最關心的話題。

    政法: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情輿情研究

    ……

    (全文閱讀見《政法民意》年第17期)

    ?

    標題:政法:云南第一監獄脫逃事情輿情研究? ??地址:http://www.sunnysideschool.net/zf/2020/1220/17153.html

    最近更新更多

    国产熟女出轨做受的叫床声

    <th id="j1nfr"><th id="j1nfr"><video id="j1nfr"></video></th></th>
    <track id="j1nfr"><noframes id="j1nfr">

    <p id="j1nfr"></p>
    <rp id="j1nfr"><sub id="j1nfr"></sub></rp>

      <big id="j1nf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