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報向網民提供全面及時的法治資訊,內容覆蓋國內外突發新聞事件、法治新聞、大案要案、社會萬象、檢察新聞、立法司法、反腐倡廉等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主頁 > 政法 >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發布者:吳湘來源:手抄報日期:2020-12-18閱讀:

本篇文章2296字,讀完約6分鐘

□法制網絡記者董凡超

作為檢察機關內設機構改革的重要副本,逮捕一體化改革在推進新時期檢察機關改革中發揮著突出的作用。 很多省市發表了關于逮捕訴訟一體型的試行方法,試行事業已經全面展開。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在考試過程中,如果實行逮捕訴訟一體型,逮捕和公訴標準就會混淆,辯護空間受到壓迫,影響案件質量等問題令人擔憂。 如何正確地看待這些問題? 今天,法制日報記者采訪了最高人民檢察院理論研究所所長謝鵬程。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專業化需要。

記者:檢察機關為什么要推進逮捕訴訟一體化改革?

謝鵬程: 20世紀90年代后期,最高檢察院推進逮捕分離,主要是職務犯罪的偵查權、逮捕權和起訴權由檢察機關行使,存在所謂的搜查訴一體,對普通犯罪的偵查權由公安機關行使,逮捕權和起訴權由檢察機關行使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隨著國家監察體制的改革,職務犯罪偵查功能基本上變成了監察委員會的調查功能。 隨著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的推進,檢察機關在審前程序中的作用,特別是吸引偵查取證需要加強,逮捕分離削弱了審查逮捕的檢察官專業化水平的提高和吸引取證的動力。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司法責任制改革后,檢察官的個人責任重大,承擔終身責任,為把指控集中在一起提供了必要的機制和主體條件。 為了實現檢察事業的全面、協調、個別發展,要加強檢察一體化和檢察專業化,改革檢察權力的運行方法,改革內設機構,突破逮捕分離的界限,根據案件類型重建專業化的刑事案件機構,審查逮捕、審查起訴、起訴 推進起訴一體化是應對檢察權結構調整,加強檢察一體化和專業化的需要,是新檢察機關內設置機構改革的基礎。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記者:推進捕訴一體化對提高案件質量和效率有什么作用?

謝鵬程:推進司法責任制改革以來,部分案件大多矛盾較少,比較突出的基層檢察機關已經實施逮捕一體化。 從提高案件質量來說,逮捕指控一體化后,逮捕和起訴由同一個檢察官或同一個案件集團承擔,逮捕時不僅能全面掌握逮捕標準,還關注不正當逮捕,關注逮捕后沒有提出指控,無法判斷。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從案件效率來看,執行逮捕訴訟的分離需要兩名檢察官或案件小組分別審查文件資料,熟悉案件。 實施起訴一體化后,同一檢察官或事務集團審查案件,不進行重復勞動,而且繼續關注同一案件,由此對案件的認識變得更深、更細。 這是多個基層檢察機關自行執行逮捕訴訟一體化的第一動力。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外部監督制約更強

記者:人們擔心逮捕訴訟的一體化會削弱逮捕的中立性,不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權。

謝鵬程:批準的基本價值是訴訟順利進行和人權的保障,兩個價值不應偏廢,應保持動態平衡。 強調承認主體的中立性是為了更好地實現這兩個價值。

從世界范圍來看,有分立和分立一體(即分立一體)兩種司法體制。 在刑事訴訟一體司法體制中,拘留決定權由中立的法官行使有助于保障人權。 在審判個別體制下,拘留決定權不僅有助于檢察機關行使,實現人權保障的價值,還有助于實現保障訴訟順利進行的價值。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我國檢察機關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在刑事訴訟中負有認可、起訴、訴訟監督等責任,為了保證起訴質量和訴訟順利進行,必須嚴格掌握認可標準。 否則,必須承擔輕微判決和無罪判決的風險。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記者:有看法認為逮捕起訴一體型取消了逮捕和起訴之間的相互監督和制約,降低了檢察機關的案件質量,你對這個問題怎么看?

謝鵬程:坦率地說,實行捕訴一體化削弱了檢察機關的內部監督制約,但外部監督制約比較有效,更有力。 必須逮捕的情況下,搜查機關向檢察機關申請復議討論,啟動檢察裁決機制。 不應該逮捕和逮捕的,審判機關判處有期徒刑以下的處罰或者無罪。 這兩個機構的監督制約力都超過了內部監督制約,對案件質量的保障更有效。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記者:有觀點認為,逮捕訴訟的一體化有可能會使檢察官按照起訴的證據標準要求搜查機關,從而加劇檢察的矛盾。 會變成這樣嗎?

謝鵬程:逮捕訴訟一體化是事件主體的統一,不是兩個事件環節的一體化,也不是逮捕和起訴證據標準的一體化。 刑事訴訟法比較了批準和起訴兩個階段的不同情況對證據標準作出了不同的規定。 被捕的證據標準很低,即有說明犯罪事實的證據,被起訴的證據標準很高,即證據確實足夠。 如果按照起訴的證據標準逮捕的話,很多應該逮捕的事件就不能逮捕了。 這樣一來,必然沒有打擊犯罪的力量,嚴重影響社會穩定,檢察機關無法承受社會壓力和政治壓力的沉重。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檢察機關作為法律監督機關不能這樣違反刑事訴訟法和刑事政策。 逮捕主體的統一有可能是檢察官在逮捕階段開始關注案件的起訴,是被逮捕的,可以制作比較詳細的等待檢查證據清單,促使搜查,誘惑,更好地發揮搜查監督的作用。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訴訟當事人的權利沒有縮小。

記者:逮捕訴訟一體化后,律師的辯護機會從2次變為1次,可能會增加難度。 不利于行使辯護權嗎?

謝鵬程:逮捕訴訟一體化后的兩個訴訟階段和訴訟環節不變,所以辯護機會不是一次而是兩次。 在批準階段和起訴階段,辯護的要點和目標不同。 在逮捕階段,辯護重點首先是拘留的必要性,在起訴階段,辯護重點是有罪無罪或罪輕犯罪重。 是否有兩個檢察官可能很容易被說服,但從概率論上來說,兩個檢察官中有一個很難被說服的概率是一樣的。 另外,作為逮捕和起訴的一環分布的概率也是一樣的。 從整體上看,檢察官被說服的概率是一樣的。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記者:逮捕訴訟一體化對嫌疑犯、被告人不利嗎?

謝鵬程:由同一檢察官或事務集團審查逮捕和審查起訴,有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權和合法權益。 在逮捕階段,如果逮捕條件不夠,就不會強行逮捕。 因為檢察官需要考慮此后的起訴和審判結果。 對于無罪判決風險大的案件,檢察官通常不起訴。 逮捕后不起訴的負面影響比逮捕后作出無罪判決小,因為外部制約作用比內部制約大。

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法制網北京十月十日電

標題:政法:辦案主體合一而非辦案環節合一? ??地址:http://www.sunnysideschool.net/zf/2020/1218/16542.html

最近更新更多

国产片婬乱18一级毛片武则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