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1nfr"><th id="j1nfr"><video id="j1nfr"></video></th></th>
<track id="j1nfr"><noframes id="j1nfr">

<p id="j1nfr"></p>
<rp id="j1nfr"><sub id="j1nfr"></sub></rp>

    <big id="j1nfr"></big>

    手抄報向網民提供全面及時的法治資訊,內容覆蓋國內外突發新聞事件、法治新聞、大案要案、社會萬象、檢察新聞、立法司法、反腐倡廉等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主頁 > 社會 >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發布者:吳湘來源:手抄報日期:2021-04-05閱讀:

    本篇文章5458字,讀完約14分鐘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的社會保險管理工作,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的其他有關部門在各自職責范圍內負責相關的社會保險工作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吳某,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勞動和社會保障行政管理(勞動、社會保障)復審行政判決書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行政判決書

    ( )粵行再5號

    復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吳某、漢族,住在廣州市荔灣區。

    委托代理人:易某,廣東經國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居住地廣州市荔灣區。

    法定代表人:劉某,職務:主任。

    委托代理人:黎某,該中心員工。

    復審申請人吳某就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社會保險待遇核糾紛案,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年5月20日作出()穗中法行終字第1734號行政判決。 復審申請人吳某、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均不服,向我院申請復審。 本院依法組成議院審查本案,于年11月24日進行()粵行申893號行政裁定,本院審查本案。 這件事現在審理結束了。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法院一審表明,吳某于2006年12月申請退休,從2007年1月開始領取養老金。 2009年9月23日,廣州市勞動社會保障局、廣州市財政局聯合發布了穗勞社養[2009]8號《關于提高本市退休人員養老保險待遇水平的通知》(以下簡稱8號文),納入廣州市城區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調整,規定 區社保中心根據此文確定吳某每月增發養老金100元,自2009年10月起執行。 年1月20日,廣東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廣東省財政廳聯合發布粵人社會發行[2012]22號《省直公司部分退休人員養老保險待遇相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22號文),以加發基本養老金的方式從2006年7月1日開始22日 年11月14日,廣州市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廣州市財政局發布了穗人社會發發[]50號《處理廣州市公司部分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下跌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50號文),從廣州市2006年7月1日至年6月30日達到法定退休年齡 其中加發方法:以本通知計算加發的養老金和8號文原加發的待遇為對象,8號文待遇低于本通知基準時,低于本通知基準時,根據本通知基準發行,高部分(即8號文待遇高于本方法待遇的金額)在地方 8日文實施到去年6月30日,不在本通知中追加的養老金范圍內。 被告區社保中心根據上述50號文計算的增發待遇,從吳某第一次領取退休金時開始( 2007年1月)到2009年9月將重新發放的2366.61元發放到吳某賬戶,按2009年10月到年7月8日計算的金額向吳某發放待遇。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原審法院認為,根據《社會保險法》第8條的規定,被告區社保中心有責任對原告吳某計算發放養老保險待遇。

    22號文用追加發放基本養老金的方法調整了2006年7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期間首次領取基本養老金的省直公司的退休人員待遇,要求各市參照省直方法公布當地的實際處理方案,保障省人力資源社會 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廣州市財政局根據上述22號文的要求,結合廣州市情況,經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審查同意,經市人民政府批準,制定50號文,廣州市2006年7月1日至年6月30日法定退休年 關于每月扣除25.71元作為地方保存津貼的問題,這一部分根據當時的文件要求計入,發放到吳某個人賬戶,因此參照法在過去的大體上,必須糾正被告的扣除行為。 綜合來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的規定:判決:一、被告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在調整原告吳某養老保險待遇中每月扣除25.71元的具體行政行為。 二、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30日內,被告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將重新審查原告吳某的養老保險待遇。 三、駁回原告吳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吳某、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不服一審判決,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 本院二審在一審中明確了事實,并確認了。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吳某上訴理由不成立,駁回,一審判決正確,應維持,二審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89條第1款第(1)項的規定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吳某和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不服二審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經過審查,裁定本案由本院提起。

    吳某申請再審:原一、二審判決事實不清楚,適用法錯誤。 具體理由如下:一、原兩審法院每月扣除25.71元作為地方保存津貼的行為的認定必須參照法律追溯過去,但作為整體的抵消行為也不追溯適用法。 原審被告于2009年10月1日根據市8號文,已于2009年10月將申請人的養老金待遇加100元,另外根據年11月發行的市50號文計算出申請人應加部分為74.29元。 原審被告以兩者為對象,從后來實施市50號文時開始,追溯抵消申請人根據市8號文已經入賬74.29元,從年7月開始再次抵消申請人養老金25.71元。 需要證明的是,到2006年6月為止的退休人員對基于8日文的待遇沒有進行抵消和扣除。 市8號文對市50號文高的部分地方保存津貼固化的時間為年11月,年11月到年6月30日之間高的部分轉移到地方保存津貼,2009年10月之前發行的再扣除項目不能作為地方保存津貼返還。 原審被告沒有扣除2006年6月之前的退休人員的待遇,目的是事后用50號文剝奪2006年7月1日至年6月30日的退休人員享受市8號文的待遇。 看市的8號文和50號文的復印件,市的50號文規定只補充比市的8號文低的部分,高的部分不規定可以扣除。 從兩個文件發表的目的來看,市50號文的目的是在同樣條件下從2006年7月開始申請基本養老保險的退休人員的待遇在2006年6月之前的退休人員的退休待遇以上,降低一部分人的待遇。 原審被告抵消扣除申請人根據8日文調整增加的所有待遇的行為顯然是違法的,必須糾正。 二、原兩審法院關于市50號文是否處理了申請人的基本養老保險的移交問題沒有認定明顯的錯誤。 原審被告反復強調市50號文的目的是處理廣州市公司部分退休人員的基本養老金侵占問題,但實際上包括申請人在內的2006年7月1日至年6月30日首次退休人員的養老金在同等條件下享受2006年6月30日為止的退休人員養老金待遇 三、元級兩法院認為市50號文關于加發待遇的計算方法參照省22號文計算并不不當,認為市50號文的計算方法沒有不當的錯誤。 省22號文的支付養老金的做法沒有要求抵消的規定,也沒有扣除已經發行的增發部分的規定。 市50號文自行添加了對包括申請人在內的退休人員明顯不利的條款,超過了省22號文的復印件,廣州市公司退休人員養老金的轉移者問題不僅沒有得到處理,而且正在擴大。 如上所述,申請人認為原兩審法院認定事實,適用法律有錯誤,要求:撤銷一、二審判決。 二、維持一審判決的第一、二項。 三、確認原審被告減額抵銷市8號文向申請人發放的2009年10月至年11月18日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的行為是違法的,讓原審被告重新發放申請人的養老待遇,減少抵銷部分。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申請復審:一、申請人對原審原告養老待遇的評定和加發無誤,符合政策規定。 申請人根據原審原告的退休時間,根據市8號文決定了原審原告應加算的養老金待遇。 進而根據市50號文規定的總待遇和市8號文進行應對,將高的部分變更為地方保存津貼繼續支付,在市8號文實施之前按照市50號文明確的標準再次發行。 申請人作為社會保險辦理機構,根據現行法律法規和政策審查原告應增加的養老保險待遇是合法有效的。 二、原一、二審認定事實錯誤,依據不足。 元一、二審判決認為,原審原告養老保險待遇中的地方保存津貼部分已經按照當時的文件發放,且發放到原審原告的個人賬戶,申請人必須將其轉換為地方保存津貼進行糾正。 申請人將比市8號文規定的市50號文高的待遇部分變更為地方保存津貼不會損害當事人的既得利益,追溯到過去的情況不存在。 市50號文根據省22號文的要求實施,退休人員的養老金首先按照市50號文的規定計入,與市8號文相比低的部分計入,高的部分也保存,但明年增加時根據廣東省的要求重新調整養老金,養老金的絕對額增加。 市50號文充分尊重市8號文增加了原審原告的待遇,市50號文以前根據市8號文發行的部分不上溯,市50號文實施后,將高的部分變更為地方保存津貼繼續發行。 市50日文實施時發放給原審原告的養老金待遇沒有變化,只是養老金待遇的結構發生了變化,這種調整并不損害原審原告的合法權益。 申請人根據市8號文和50號文分別調整原告的養老保險待遇是兩種獨立的合法行政行為。 市8號文的發表和實施是行政機關根據職權對部分特殊群體進行的授權性行政行為,在省22號文之前先嘗試了。 市50號文是行政機關執行政策中適用的問題。 省22號文發表后,相應部門根據其法定職權和程序,再次制定調整的文件是依法履行職權,兩個文件分別調整原審原告的社會保險待遇是合法有效的。 三、原一、二審判決的結論前后矛盾。 元一、二審認定市的50號文是經過合法手續制定的,本文件制定的計算方法被認為是不妥當的,但認為高的部分將轉化為地方保存津貼不當前后的矛盾。 四、執行原一、二審判決會引起新的矛盾。 本案原一、二審撤銷申請人進行的核確定行為,質疑把高部分變成地方保存津貼的方法不合適,沒有考慮廣州市的客觀狀況,帶來新的不公平。 如上所述,申請要求:撤銷一、原一、二審判決。 二、維持申請人進行的原審原告對養老保險待遇的核重新發行行為。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經本院復審審查,廣州市麗灣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查明的事實有相應的證據支持,本院予以確認。

    我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項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的社會保險管理工作,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其他有關部門在各自職責范圍內負責有關的社會保險工作 第十八條規定:國家建立基本養老金正常調整機制。 根據職工平均工資的增加、物價的上升情況,適時提高基本養老保險待遇水平。 根據上述法律規定,本案中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有權與其他部門合作制定8號文,并有權根據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等部門發表的22號文制定50號文管理社會保險事業。 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制定50號文的目的是執行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制定的22號文,其首要目的是重新明確8號文記載的、部分公司退休人員養老金待遇相加的計算方法。 50號文和8號文在復印中處于前后繼承關系,不能適用。 申請人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根據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制定的50號文,計入申請人吳某的養老待遇是有根據的,原一、二審判決認為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的會計方法并不不當,在我院確認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關于根據 號文計算吳某的養老待遇,是否存在扣除根據8號文取得的養老待遇的問題。 根據廣東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發布的22號文的要求,廣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制定的50號文現在是明確相關退休人員養老待遇的依據。 50號文從2006年7月1日到年6月30日達到退休年齡,按照50號文的明確計算方法計算每名退休人員的養老金合計額,根據每名退休人員的8號文的合計額對應,不足部分根據50號文應享受的待遇填補,高部分 廣州市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發布的50號文明確的過渡性計算方法是,在實施50號文時,涉案退休人員在8號文中享受的,高于50號文的部分不是立即大幅扣除導致級差的因素,而是考慮到貫徹22號文統一要求的因素,22號 對于轉入地方保存津貼的部分,根據50號文明確的過渡性計算方法,在50號文實施后的年度調整時不包括調整基數。 即年11月14日50號文實施后,在確定吳某基本養老保險待遇時逐步扣除轉入地方保存津貼的部分,完全滿足50號文統一計算方法的要求。 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在執行50號文時,不扣除吳某在年11月14日50號文實施前享受的待遇,原一、二審法院由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對吳某根據8號文明確核算方法,并且 由此,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取消吳某養老保險待遇調整時每月扣除25.71元的行為,命令該中心復審,是因為認定事實不清楚,第一證據不足,本院依法糾正。 申請人吳某申請再審主張,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對其養老待遇涉案調整明顯違法,原一、二審法院認定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50號文明確計算方法無不當錯誤等,二審 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申請再審主張,原一、二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根據不足等,要求撤銷原一、二審判決,理由成立,本院錄用。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如上所述,原一、二審判決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一審原告吳某起訴請求確認被指控重新發行養老金的行為是違法的,取消了涉案養老金計明細表,廣州市荔灣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重新計算養老金待遇,計發,因依據不足,本院駁回。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款、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一、取消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法院()穗荔法行首字第93號行政判決及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穗中法行終字第1734號行政判決。

    二、駁回一審原告吳某的訴訟請求。

    本案1、二審案件受益費各50元,由一審原告吳某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林俊盛

    陪審員楊雪清

    陪審員竇家應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

    書記官劉丹

    標題:熱點:《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 ??地址:http://www.sunnysideschool.net/sh/2021/0405/46268.html

    最近更新更多

    国产熟女出轨做受的叫床声

    <th id="j1nfr"><th id="j1nfr"><video id="j1nfr"></video></th></th>
    <track id="j1nfr"><noframes id="j1nfr">

    <p id="j1nfr"></p>
    <rp id="j1nfr"><sub id="j1nfr"></sub></rp>

      <big id="j1nf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