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報向網民提供全面及時的法治資訊,內容覆蓋國內外突發新聞事件、法治新聞、大案要案、社會萬象、檢察新聞、立法司法、反腐倡廉等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主頁 > 公益 >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發布者:吳湘來源:手抄報日期:2021-03-20閱讀:

本篇文章2123字,讀完約5分鐘


□曾令健


仲裁是現代中國爭端處理的重要途徑之一。 人工智能很可能會深刻改變法律實踐的面貌,仲裁實踐也是可能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仲裁是許多法律實踐形式中最容易與人工智能技術產生親和性的行業,畢竟仲裁以高效、機密性高為“生命線”。 人工智能技術具有天然的特征,以免泄露如何更有效地推進仲裁程序、如何更好地保障仲裁活動的商業秘密。 那么,現代中國仲裁智能化的現狀怎么樣呢? 人工智能對仲裁實踐的深刻影響體現在哪里,以及如何看待其影響?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進行中的仲裁智能化


實際上,國內外有相當數量的仲裁機構不同程度地“擁抱”仲裁的人工智能化趨勢,取得了大小不同的成績。 總之,大數據、拷貝挖掘、區塊鏈技術和機器學習等對律師及其當事人、仲裁機構和仲裁員、工作人員的影響已經出現,特別是大數據和區塊鏈技術。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從仲裁主體看,人工智能技術對律師和仲裁機構的影響是直接的。 律師通過用大數據觀察仲裁員的行為,預測仲裁裁決,為當事人提供更好的咨詢建議,制定更好的仲裁戰略。 仲裁機構通過引進智能技術,不僅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仲裁員、仲裁秘書和相關人員的員工人數,而且提高了仲裁活動整體的效率、便利性和安全性。 從仲裁活動中,除了律師將大數據用作案件代理的輔助技術外,現代中國仲裁的人工智能化主要體現在仲裁機構程序的運行和管理上,在仲裁程序的推進方面積累了相當的經驗,特別是收集立案、程序管理、文件制作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仲裁智能化中的“技術干預”


仲裁的人工智能化乃至法律的人工智能化,本質上是科學技術介入仲裁實踐、法律活動。 現代司法以審判員為“活人”,在正視其個人經驗、喜怒哀樂、職業素養、價值觀的基礎上,強調作為社會個人的審判員在規范的制約下進行審判為基礎。 仲裁智能化意味著對科學技術法律活動的“入侵”,引起各種緊張和不快。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最先受到沖擊的是仲裁智能化的“技術介入”和當事人的意思自治。 眾所周知,當事人的決策是仲裁,特別是商事仲裁的“靈魂”。 在仲裁程序的運行和管理的“智能化”過程中,追求仲裁的有效推進,確保當事人的意思充分表現出來,不僅是算法設計的合法性、合理性問題,而且是“人工智能”和當事人意思表示的優先度,特別是當事人的知情權 現在仲裁程序的智能化,仲裁機構及其人員利用人工智能技術進行程序管理是第一。 這是因為人工智能與當事人的緊張關系本質上是后者與仲裁機構、仲裁員的沖突、信息表現及協調。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一進來,仲裁智能化的“技術介入”和正當手續。 正當程序是現代司法的“靈魂”,正義不僅應該實現,而且應該以可見的方式實現。 在仲裁實踐中,其正當的程序觀念是包含當事人意思的自治理念,且占有極其比重。 這也是仲裁程序和訴訟程序的本質區別,前者是私法性質,后者是公法性質。 另外,正當程序還包括各方仲裁行為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特別是仲裁員通過整合仲裁活動中的各種資料和新聞進行價值的評價和選擇。 這些價值的評價和選擇一般需要符合社會的通常觀念或在特殊情況下進行充分的正當性論證。 “技術干預”是指如何完成這種評價、選擇及其合法性的論證,特別是在特殊情況下的判決。 理論上,根據大數據、拷貝發掘,特別是機器學習,也許可以有規律且穩定地評價世界多方面的東西,但依然停留在理論水平上。 而且,在極端的情況下,很可能來自仲裁員“瞬間”的“正義感”“突發奇想”。 其正當性的基礎多來源于裁判者生存的“人”的一維理解和包容,很多情況下很難通過形式邏輯和價值選擇充分證明。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仲裁智能化的階段性


仲裁智能化的迅速發展必須是階段性的,這是人工智能的技術決定。 “擬”人腦思考乃至“超”人腦思考是人工智能的本質。 如何看待這一階段性與仲裁“技術介入”的關聯? 從邏輯上說,與“技術介入”相關的問題基本上可以“階段性地”說明和處理。 也就是說,智能化完全實現“人腦思考”乃至“超”的思考后,商事紛爭及其他紛爭可能是公正、利他、高效的“智能人”。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問題又來了,在沒有實現人的智能化重建之前,什么樣的“技術介入”帶來的各種思考如何解答,有比較統一簡便的理論解釋? 實際上,以前傳達的司法也有“技術介入”的問題,只是司法鑒定、專家輔助等程度和方法不同。 關于以前傳達的司法、仲裁中的“技術介入”,筆者首先通過理論解釋和程序安排排除或避免“技術介入”的司法風險,認為“技術不支配司法。 日本的司法也曾發生過“一件事,兩個鑒定”。 關于損害事實與醫療行為的因果關系,兩種鑒定的觀點完全相反。 審判員在科學上不容易認定兩者之間存在因果關系,但很難說醫療行為在前、損害事實后、兩者沒有因果關系,在法律上認為因果關系有成立的可能性。 這樣通過證據法、導論法的理論和制度安排來規避司法風險,也許可以提供理解仲裁智能化的“階段性”的觀點。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還有學者討論司法智能化的局限性問題。 這與“階段性”有關。 不是否定仲裁智能化的界限,不是說不存在界限,而是認為界限問題不值得討論,實際上“階段性”本身就是界限問題。 現在討論仲裁和司法智能化的界限可能太早了,現在最緊迫的是更好地發掘人工智能的仲裁和司法適用,擴大適用界限,客觀地看待仲裁智能化的“階段性”,在此基礎上認真對待“技術介入”和由此引起的各種課題

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作者是西南政法大學副教授)

標題:熱點:仲裁人工智能化的“技術介入”與階段性網絡法治頻道? ??地址:http://www.sunnysideschool.net/gy/2021/0320/42135.html

最近更新更多

国产片婬乱18一级毛片武则天